抱歉,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

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(启用)JavaScript


了解详情 >
1
2
3
4
5
[email protected] ~ > date

Wednesday, December 23, 2020 11:39:01 PM

[email protected] ~ >

心湖夜景

  去年此刻,我应该还在调整着这里的持续集成系统。整整一天前,我刚下课,和队友在图书馆会合。现在,我坐在宿舍楼下的自习室。敲下这行字的几十分钟后,咱就二十岁了。

“岁岁除“

  “年”,指地球公转一周所用的时间。“岁”,指以年为单位的、某个事物存在的时间。

  咱不太喜欢写东西,但很明显,今天例外。所以让我提个问题:这个生日很特别吗?

  我们先探讨一下时间的度量。任何量的评判都免不了对比,时间也不例外。我们用一个昼夜或一年的一部分来定义一天;相似地,我们也用原子震荡一定次数所花的时间定义一秒。改变用来定义的参照,时间仍然是时间,不过是做了线性变换而已,某种程度上还不如说是我们的定义眼光狭隘、有失偏颇。古罗马历法的一年只有十个月, 各式基于月相的历法也和公历大相径庭。如果把一年的长度缩短三百六十五倍,每一天都可以是你的生日; 把一秒的长度拉伸千万倍,“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”……

  在小学后,仪式感早已没有那么强烈了。但既然ddl战士的我还是在今天写下了上面的话,很明显,今年我的答案是肯定的。在一岁中,我们经历了许多:和朋友的欢笑,席卷全球的瘟疫,为自己的未来所做的奋斗,以及自己崭新的大学生活。尤其是最后一者,我并不满意,但又没有做出多少改变。

  继续讨论之前的问题。为什么一天、一年的定义是现在这样的?答案很简单:日落日出,人们在休息后开始了不一样的活动;四季更迭,人们得以创造不一样的耕耘。新的开始决不是什么魔法,不愿做出改变的人无论迎来多少个明天都不会有所行动,不愿付诸实践的人就算整日提出设想也不会有新的收获。关键的部分是对事物的刷新:一晚的休息让我们又充满了动力,四季的更替让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之中。而当另一个相似却又崭新的回合来临时,一次反思显得弥足珍贵。我们活在熵增的世界,切莫把自己困在一成不变的热寂之中。

十二月二十三日

  三年前的十二月二十三日,心理咨询方才结束不久。回家的路上,我看着朋友的游戏直播,想起了之前联机时的欢乐时光。

  两年前的的十二月二十三日,我刚刚进入梦乡。那是复学的第一个学期,一切都显得陌生、困难而又充满可能。

  去年此刻,我调好了这里的持续集成系统,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的时候还开玩笑是给第十九年的自己的礼物。

  整整一天前,我和队友在自习室赶着Java课的Project。并不喜欢这节课,但精神却又无比投入,“不知东方之既白”。

  三小时前,教室里响起了清场广播。音乐是《回家》,和初中的清场广播一样;略带感伤却又无比悠扬。

  两小时前,我翻阅着微积分和线性代数的讲义。下一周便是考试周,一定不能留下遗憾。

  现在,我坐在宿舍楼下的自习室。敲下这行字的那一刻,咱已经二十岁了。

Comments